<我在美国纽约的试管婴儿路之二_LEGACY IVF_幸福宝孕官网_美国试管婴儿|成功率_专门做第三代试管婴儿的医院

我在美国纽约的试管婴儿路之二

2019年9月底,我和老公第一次见了杨医生,Legacy IVF在曼哈顿的上东区,交通很方便。
 
我们在诊所里等了没多久,就被一位Patient Coordinator(患者协调员)叫Chloe的女孩子带到了其中一间办公室,她很耐心地问了我的基本情况,讲解了网站上的Patient Portal(病人信息门户系统)该怎么用,收集了我带去的资料和之前在新希望的Medical Report(医疗报告),然后就让我去抽血了,后来这位Chloe小姐在我的IVF旅程中帮了非常多的忙,最后我们还成了私底下的好朋友。
 
抽完血我来到了杨医生的办公室,杨医生比我想象中更斯文和平易近人,他很仔细地看了我之前所有的病例,我也和他说了多囊的问题。
 
片刻之后,杨医生指着我老公的精子分析报告说:“你看到了这个吗?你老公的精子畸形率高达98%,加上你的多囊,所以你们两个要自然怀孕是很困难的。”我听了之后愣了很久,原来除了我自己的问题,还有我老公的问题。
 
我当下就决定了在杨医生这里开始做IVF。杨医生当天帮我开了2周左右的避孕药,是用来调节荷尔蒙的。
 
10月中旬,我进行了第一次IVF促排。我从第一天开始打促排针,直到取卵那天一共12-14天。
 
因为我是新病人,杨医生并不是很了解我的身体反应,他帮我制定了他首创的温和促排,就是“中促”方案。前8天让我打Gonal-F 150 Units,最后2天再改成200 Units。这样既不会过度刺激卵巢而引起腹腔积液或全身水肿,也不会在这个周期因为促排量太小而取不了理想数量的卵子。
 
我家在纽约郊区,平均一周要去两次诊所还是挺不方便的,杨医生的诊所可以做Outside Monitoring(外部监控),我的第一次促排当中的3次是在我附近的诊所抽血和做B 超,然后他们会把结果传真给杨医生,还算是挺方便的。
 
如果你住在外州,这是个非常好的流程。当然因为在其他诊所做Outside Monitoring的时候,你可能每次碰到的都是不同的医生或护士,如果你对自己的周期和身体特别谨慎在意,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建议你直接去所在诊所做监测检查,毕竟Legacy IVF的杨医生是为数不多的每次都亲自为病人做B超的医生,这个过程中你有任何问题他都会耐心回答。
 
我的第二次促排选择去杨医生那里做监测,因为越到后面越有经验,我越珍惜每一次机会,可能自己算是身体不敏感但是心理比较敏感的病人,只有每次见到医生,能直接沟通心里才踏实。
 
去诊所之前Chloe都会微信我当天杨医生的Schedule,他哪个时间段有手术,提醒我必须几点前到,所以每一次我一大早去几乎等不了两三分钟就能进去做监测了,这点我可以说在其他尤其是老外的诊所是不可能遇到的,包括中国医生开的大部分诊所你也很难遇到能用微信随时和诊所的工作人员取得联系的情况。
 
这种“特殊”的人性化其实在试管婴儿过程中对病人的精神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未完待续)
Share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