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她求子之一 | 我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怎么办?_LEGACY IVF_幸福宝孕官网_美国试管婴儿|成功率_专门做第三代试管婴儿的医院

她她求子之一 | 我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孩子,怎么办?


“有一次在学校里和她擦肩而过,突然觉得好有feel,那一瞬间我回头看着她,她也回头看着我,当时就被电到。”雪梨(化名)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对LEGACY IVF回忆着自己第一次与佩克(化名)触电的场景,“当时还不知道自己喜欢女生,只是觉得我一定要认识她。”
 
从大学到现在,37岁的雪梨已经和41岁的佩克在一起十多年了,两人都从当初的学生成为了如今的成功人士。
 
佩克说:“几年前对家里人出柜,母亲当时就哭着闹到全家人都知道。她还认为我生病了,整整两个月都在寻求“名医”,想帮我把“病”治好。”对此佩克感到很无奈,无数次解释说同性恋不是病,不需要治疗,可是母亲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的话。
 
佩克对雪梨说:“我本来想告诉她我们准备结婚并生个孩子,可是她这么抗拒,我不知道怎开口。”
 
大部分同性恋者在决定要孩子之前都会考虑很多问题,同孩(同性恋者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是否会被歧视?孩子长大了该怎么向他解释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些问题都是异性恋夫妻永远不会面对的。而且,在中国生孩子,要结婚证才能办准生证,要准生证才能上户口。就算孩子生出来了,没有户口怎么办?以后上学、工作怎么办?难道让孩子一直“黑”下去吗?我们有办法给孩子弄个户口么?
 
儿童和家庭心理健康委员会在2002年和2013年发表了两篇总结报告。他们指出,在美国大约有200万小于18岁的儿童被至少一名同性恋家长抚养。在过去的30年中,无数研究者们对各种样本,有时候甚至是数万个家庭进行各色研究。
 
几乎所有指标都表明,没有证据显示拥有同性恋家长的儿童和拥有异性恋家长的儿童有差别。如果说有差别的话,一篇研究显示,被同性恋家长抚养的儿童对于性和性别问题更加包容和开放,也更加愿意维护少数群体的权益和自由。
 
“我们如果打算生孩子,只能选择去海外买精,然后再做试管婴儿,我之前有个朋友也是通过这种方式生了一个可爱的混血女儿。”雪梨说。
 
半年之后,母亲逐渐接受了佩克是同性恋的事实,不再认为这是一种“病”。佩克想是时候告诉母亲自己想和女朋友结婚并生个孩子的事了。有一天,佩克轻描淡写的对母亲说:“我想结个婚,生个娃!”
 
母亲听到佩克这么说,眼睛都亮了起来,她心想自己的女儿终于“改邪归正”了!“你终于想通了?”母亲欣喜地问。(未完待续)
Share this article